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潋紫·说

电视剧《甄嬛传》编剧的扮演者,小说《后宫甄嬛传》、《后宫如懿传》作者的扮演者
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如懿,如懿

2012-4-15 19:14:10 阅读29881 评论107 152012/04 Apr15

2009年写完《后宫甄嬛传》之后,便着手《甄嬛传》电视剧剧本的创作,第一次当编剧是在郑晓龙导演的指导下边学边做的,花费了1年多的时间,身心俱疲却有收获满满。许多喜爱我文字的读者一直希望我能在《甄嬛传》之后开启新的故事篇章,然而抱歉的是:那时,一直埋首于艰苦的剧本创作,费思费力、劳心劳神,实在没有余力开写新的故事。但自己的内心,其实一直在期待那一个触动内心深处、激发写作冲动的人或事。

彼时,《后宫·甄嬛传》剧组在横店拍摄时,我去探班。当时恰好遇见甄嬛去探望深陷于绝望的乌拉那拉氏皇后那场戏,蔡少芬演绎出的那种被深爱的人厌弃至死的绝望,深深打动了我。于是想写一个故事,无关成功、无关真爱,而是一个人在末路穷途上茕茕独行,以为走得更远更好,却不知早已走到走无可走的地步,就此坠落。并希望以此将乌拉那拉氏的血脉延续下去,希冀或许还有机会由我喜欢的蔡少芬来主演,继续下一代的悲欢离合。这个故事便是《后宫如懿传》。

与甄嬛不同,如懿一早便深陷在权谋斗争中,她是在经历世事波折后,希望保有自己性格中仅有的属于自我的东西,却最后失败的女人。她的历史原型是乾隆皇帝的第二任皇后乌喇那拉氏,其在乾隆未登基前便是乾隆的侧福晋。乾隆三十年,这位乌喇那拉氏皇后在陪伴乾隆帝第四次南巡至杭州时,与乾隆帝突然决裂,被秘密送回京城并收回了手中的四份册宝,留下了一个千古疑团。第二年,她默默离开人世,终年49岁。她死后,乾隆命丧葬仪式下降一级依皇贵妃仪,入裕陵妃园寝,无享祭。

住在杭州,偶去西湖探访。当年见证这位乌喇那拉氏皇后命运急转直下的“蕉石鸣琴”遗迹犹在,而乌喇那拉氏被弃的千古谜

作者  | 2012-4-15 19:14:10 | 阅读(29881) |评论(107) | 阅读全文>>

隐忍是最深的疯狂——记宜修

2012-5-1 23:35:50 阅读84909 评论127 12012/05 May1

2011年1月的初梢,我在横店,混乱的片场里人头济济。布景的坤宁宫大殿里,皇帝(陈建斌饰演)和皇后(蔡少芬饰演)带着满宫嫔妃皇子一起在拍祭拜的戏。执行导演在旁指挥,化妆服装道具人员在一边随时准备。而我坐在郑晓龙导演休息的地方,一个人对着电脑默默看刚刚出炉的第一版片花。

那一版片花,可能很多人都看到过,没调过光和色,配音也略显粗糙。但是我对着电脑默默流眼泪,第一个泪点固然是华妃撞墙而死,然后是甄嬛凄厉的问,“这些年的情爱都错付了!”

可是真正让我哭得不能自抑的,是蔡少芬饰演的皇后的一个镜头。那个镜头真的很短,不过几秒。她一个人躺在堆锦叠绣的空旷的床上,明黄那样热烈颜色的寝衣衬得她容色更加哀戚,她默默地抚摸着身边无人的空枕,无声地流下眼泪。

看到这里时,不知何时,外头的戏已经散了,许多人一起站在后边,都静静地看着,被这个镜头打动。

并不是很激烈的戏份,生死存亡,情爱纠葛。但是,那是一个女人的寂寞。打动了每一个懂得的人。

每一个初见皇后的人,都觉得她温和隐忍,母仪天下。然而再尊贵的女人,也不过如此而已。长夜漫漫,她是多少次这样咽下自己的寂寞与痛楚,无声地哽咽。

所以我明白皇后的残忍。华妃可以张扬,可以凌厉,可以发泄,她却要按捺下自己所有的痛苦,不能说,不能哭,连一个眼神的伤感也不能有,只能以更得体的笑容笑对众人。

她何尝不难过?自小生活在如此出色的姐姐的阴影之下,身边所有人的眼里,只有柔则,没有宜修。她是墙角卑微的苔藓,没有阳光的映照,独自品尝庶出身份带给她的桎梏与压抑。她以为嫁得心爱之人,却也不过转眼,恩爱成空,他自有了更爱的人,将给予过她的承诺和情爱抛诸脑后。

作者  | 2012-5-1 23:35:50 | 阅读(84909) |评论(127) | 阅读全文>>

安能展眉如初——爱是一件漫长的事

2012-4-26 23:49:36 阅读53591 评论87 262012/04 Apr26

《甄嬛传》里,我写过许多种爱情,杏花天影里的一见倾心,太液池一叶扁舟的精神相知,槿汐与苏培盛的形影陪伴。

许多浪漫,往往是在彼此心眼相对的一瞬。而细水长流,是更美好的境界。

譬如,眉庄与温实初。

起初,连他们自己都未必意识到那是一种爱情,病中是人心志最脆弱的时候,何况是一个被丈夫疑心至弃绝的女子,那样清冷如菊的眉庄,对于温实初的殷殷关切,如何能不点滴在心头。

而实初,是何时对眉庄有了眷恋的呢?日日的请脉问安?还是共同聊起嬛儿时的感叹。抑或者,他们对于爱,有着一样的坚持。

其实,他们真真正正是同一类人。默默地爱着,在爱着的人的背后,静静凝望。

很多时候,爱是不必言说的。

或许连温实初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自己与眉庄一日日的相处里,情意早已超过了对青梅竹马的甄嬛。直到连卫临都以为实初一味味斟酌着用药是为甄嬛时,实初才醒觉,这样的用心,只对眉庄。

也是,年少时的向往,未必是一生的追求。天长日久的漫长相伴,远胜于青葱时的懵懂。

诚如你所想的,身为太医的实初,怎会尝不出那一杯暖情酒的异样。

心甘情愿服下的,何止是一杯暖情酒,更是长久以来未能也不敢鼓起的一份勇气。

感谢张晓龙和斓曦的精彩表演,将小说中一笔带过的眉初之恋演绎得如此静默而温婉。

这样漫长而默默的爱情,也许不算惊天动地,但在生命最后的眉庄,得到实初如此肯定的回应,在他怀中含笑而逝,一定是无比幸福的吧。

这样的幸福,哪怕只有一瞬,在后宫之中,也实在太难得了。所以《甄嬛传》,总比《如懿传》的底色更温暖一些。

作者  | 2012-4-26 23:49:36 | 阅读(53591) |评论(87) | 阅读全文>>

因为流朱,只有一个

2012-4-16 23:24:04 阅读61330 评论20 162012/04 Apr16

当西天的晚霞渐渐浸透深宫重重华墙琉璃之时,已经成为万人之上的太后的甄嬛,会在那一刻想起谁?曾经的爱恋固然刻骨铭心,眉姐姐的笑语犹在耳边,可身边唯有槿汐一人相伴而已。

知心情长,又与谁人诉?

其实细细算来,槿汐是半路相知的情分,自小一起长大的,唯有流朱与浣碧。偏偏浣碧,是不同的,名位仆婢,实为姐妹,既有格外的亲厚,也难免彼此的算计。就这样,浣碧陪了她半辈子,也彼此算计了半辈子,争夺皇帝宠爱的时候,帮着曹琴默与华妃暗算自己的时候,小像落出时的惊惶与最后尘埃落定时的寂绝,甚至,是浣碧嫁与玄清之后,那一日日的王府岁月里,何曾停过怨怼呢?

她们是骨血相依的姐妹,也是说不得的情敌。谁让她们的母亲,何绵绵与云氏,也是争了一辈子的女人。

一副赤子心肠的,唯有流朱。

只有流朱,会没心没肺地替她欢喜,替她解忧。做桂花蜜糖以慰心忧,也会呵斥那些跟红顶白的宫人,字字伶俐。到最后,为了解救困厄时的甄嬛,她拼了自己的性命。

说一点点题外话,有人问小允子以前挺可爱,最后怎么也变狠了,当时和演员们说笑起来,小允子的演员罗康说,小允子一定是暗恋流朱。流朱死了,所以他一绝望,也变狠了。

当是玩笑吧。可是战菁一演的流朱,真值得人喜欢。

论穿戴,流朱永远比不上善于打扮的浣碧,也是因为甄嬛的默许和一点姐妹心,浣碧总是如半个主子一般。可是流朱,从来不妒也不在意,她只是那样笑吟吟的,把一份心思,全在甄嬛身上。

忠诚,是这个宫廷中最难得的东西。太多人容易改变,可是流朱,永远不会。

只因为她是流朱。

作者  | 2012-4-16 23:24:04 | 阅读(61330) |评论(20) | 阅读全文>>

春来别样一枝新

2012-4-15 19:20:07 阅读25694 评论42 152012/04 Apr15

初识她时,她是银幕上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女子,绮年玉貌,连九十年代初昏黄含糊的老胶片都未能损去她一丁点的美貌。

那时她还未曾像现在这般瘦,脸上带点点婴儿肥,笑起来像糯米团子,又白又圆,还带点软绵绵的轻俏,十分邻家。白衣飘飘的古雪和凌湘是最初的念想,于是隔着遥远的千山万水想念香江,也懂得叹一句:“这么美?怎么会只是港姐第三名?”

其实那年的港姐第一名是郭蔼明,美女加才女,实至名归。郭蔼明的美好,是如成形的美玉,让你一见,便浸润到她的温润光华中去,沉溺其间。而她,恰如璞玉,虽然玉质甚美,但未经时光的雕琢,温润之气尚未如云华湛湛,弥漫四散。

但许久之后,当你一个转身,发现她已褪去往日的青涩,眉梢眼角一路散开无限沉韵时,才惊觉,这一路走路,她的点点滴滴,都在你眼角,在你心间。

最开始的时候,TVB识她的美,却也只懂得用美丽,所以一路角色派演下来,总是烟视媚行的女子,妩媚则妩媚,也不过总扮演欢场女子或花瓶角色,暗夜里孤独地妖娆。真无趣,若是这样只被用尽美貌,到头来让人惦念的唯有美貌,对于演员而言,不知是喜是悲?

所以有了《千里姻缘兜错圈》的形象大突破,人人都大跌眼镜,印象里浅笑盈盈的女子,怎会如此不顾形象?是。就是这样,形象放在一边,才让人察觉,原来你的演技,这样让人惊叹!还有我更喜欢的女长人,和黄子华嬉笑姻缘,和萝卜糕斗气斗智。想起病中岁月,最能让自己笑的两部剧,一是《栋笃神探》,二是《皆大欢喜》。

是TVB的死忠粉丝了,所以讲起她的剧,可以一部部婉转数来,这一数,便是十数年光阴。

仿佛,她总

作者  | 2012-4-15 19:20:07 | 阅读(25694) |评论(42) | 阅读全文>>

我是清都山水郎——闲说允礼

2012-4-15 19:12:57 阅读25072 评论43 152012/04 Apr15

《甄嬛传》电视剧第5集有个小细节,倚梅园宫女子余莺儿冒充甄嬛对出“逆风如解意”的下句“容易莫摧残”,被皇帝以为是那夜雪中梅花下祈福的女子,一时兴致,纳为官女子,赐居钟粹宫。

于是,宫女余莺儿一朝得幸,飞上枝头。

皇帝当时喜悦,吟道:“玉楼金阙慵归去,且插梅花醉洛阳。”

余莺儿不懂诗词,便问在场的果郡王是何意思?

果郡王不信能吟出“逆风如解意”之句的女子会不知诗中之意,便试探说是“李白”的句子。而余莺儿也信以为真了。

果郡王当下便心知,倚梅园女子之事,已是鹊占鸠巢,冒名顶替了。

这里便是一个小小的故事。

“玉楼金阙慵归去,且插梅花醉洛阳。”之句原是出自南宋朱敦儒的《鹧鸪天》。

原诗为:

我是清都山水郎,天教懒慢带疏狂。曾批给露支风券,累奏流云借月章。

诗万首,酒千觞,几曾着眼看侯王。玉楼金阙慵归去,且插梅花醉洛阳。

这首诗,用来形容玄清,其实是很合宜的。

这样一个男子,便如书中的玄清,萧萧肃肃,如松下风,飘逸而不羁。

其实这样的男子,更像是一个虚幻的梦。容我们在烦杂俗世里,容自己绮想一下。所以在设计剧本中允礼的形象时,更偏于现实一些。

允礼的骨子里,其实是有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的梦想。只是为了额娘,为了自己,为了安全的生活,他选择了隐忍,选择了尽最大的程度顺从高高在上的皇帝,选择了知而不言。

所以在意识到余莺儿是个西贝货的时候,他也只是暗示了苏培盛。苏培盛不懂,他也不肯再多言去挑破真相。

作者  | 2012-4-15 19:12:57 | 阅读(25072) |评论(43) | 阅读全文>>

华妃去,红药殇

2012-4-15 19:06:59 阅读152570 评论181 152012/04 Apr15

当年一袭红衣策马入王府的她,一定未曾想过,人生的最后,竟会是这样的收梢。

银衣素裙,寂寂坐于冷宫之中,外头淡金色的阳光把空气里的尘灰照耀得耀武扬威,而她,是那样黯淡。

面对这一世最强悍的情敌的步步逼问,揭开华丽美裳下的底子,竟是这般血肉模糊,虱虫横行,不堪入目。

我想,她最后是死于绝望。

蒋欣演绎的这个名叫世兰的女子,从不文静如兰,而是艳烈灼目,如她最爱的红色芍药。其实她这一世,比之宫中的其他女子,也算活得恣意张扬。皇后的伪装,敬妃的隐忍,端妃的无奈,眉庄的失意,甄嬛清醒的痛苦,无一不比她束缚。

而世兰,一直是活在一个由枕边人亲手编织的幻梦里,快活地笑。

曾经那么深爱过,或者自以为深爱过,梦醒时一轮月光凄然照亮冰冷的现实,才倍觉苍凉。

她也不过是一个小女子,可以忍受屈辱,忍受夺爱,却不能相信,已经信了一辈子的爱情,居然是锋利的欺骗,一刀一刀将她剜得支离破碎。

所以承受不住,连死,都是以坚硬的头骨狠狠触及同样坚硬的墙壁,发出剧烈的破碎的声响,来表示她最后的不赶。

是的,连死,都与众不同。不同于齐妃的自缢,陵容的服毒,她的一生,都是扣在这重重宫墙之内的巨大回响。

所以,在《后宫甄嬛传》修订版的末尾,皇帝临死前,我定要再加上一句皇帝对华妃的念想与愧欠。哪怕只有只字片语,这个女人,到底是用她的生命,在他的心上划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。

我想,这么多葱茏岁月的相伴里,即便她狠毒,即便他虚情,但到底是有几分真心的。因为世兰之前,华妃之后,从未

作者  | 2012-4-15 19:06:59 | 阅读(152570) |评论(181) | 阅读全文>>

嫁人应嫁温太医——闲说温实初

2012-4-9 18:18:10 阅读65406 评论116 92012/04 Apr9

写《甄嬛传》的时候,很多人看到的是两个男主角,玄凌与玄清。玄凌像是我们身边的那个人,曾经深爱过,曾经浪漫过,曾经也有过美好的种种,那些闪着光的日子,最后都成了岁月里燃烧殆尽的死灰,让人几乎忘记了,曾经,也有过那样好的时候。

竟然,都是过去了。

多少人的爱情,就是这样,轰轰烈烈一场,最后在倦怠与黯然之中,默默忍耐着,更甚,被生活磨砺成了怨望与恨意。

真是让人疲倦的一场情爱啊!

而玄清,更像是一个梦。连亲手创造了玄清的我都明白,他真的只是女人的一个绮梦,满足一切温暖的想象。虽然,我为了让这个形象能落地一些,许了他一丝优柔寡断的软弱和过多的善良。

但,那一曲笛音缓缓响起在九重宫阙滞闷的空气中时,我亦明白,他是坐在金黄的飞檐之端,沐浴着淡淡的月华,一身素衣翩然的谪仙。

这样的男子,是生活在《世说新语》里“萧萧肃肃如松下风”的男子。

而你们明白的,明珠璞玉,太容易蒙尘。就如纯元这样如百合般出尘的女子,是最易夭折的。

俗世的爱情里,这样的男子,适合远观,而非接近。

真正能和我们把日子过得细水长流,温暖踏实的人,是戏份永远不太抢眼的温实初。

真的,如果不是张晓龙老师的精彩演绎。会连我自己的疏忽了,疏忽了这个唯唯诺诺、磨磨唧唧的小太医。疏忽了他的一片冰心在玉壶,疏忽了他过于粘腻的坚持。

温实初的爱,对于甄嬛,是不合时宜的。永远都是这四个字,“不合时宜”。

那是因为,甄嬛的心胸,甄嬛的命运,都像凤凰的翅膀,带她高飞。

作者  | 2012-4-9 18:18:10 | 阅读(65406) |评论(116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浙江省 杭州市 天秤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发现好博客
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